> 埙——大希之音的复兴

更新时间:2017-11-10 16:52:09点击次数:146次字号:T|T


—— 张颖铮

有一种声音,它可以带你进入时光的隧道,去体味什么叫做旷古与庄严。那是遥远的呼唤,同时又让你感觉到它最是贴近你的心灵,它使我们的心随之震撼,使我们的灵魂得以净化。中国历史悠久而沧桑,文化底蕴丰富而深厚,埙以其7000年的古老见证了中国的历史发展,更以其独具魅力的天籁之音而绵延不绝。但是由于它的历史遗存较少,有关的文字记载并不多见,欲揭开它的神秘的面纱,我们需要首先通过历史记忆的片段来考证埙的形成与发展过程。

一、埙的起源

古代《乐书》引用古人樵周的话说:“幽王之时,暴辛公善埙”。 《世本》认为暴辛公作埙。王子年《拾遗记》上说:"庖牺氏易土为埙"。这种认为埙乐器为个人首创的观点,尽管在早期年代历代相传,但总缺乏一些有力的依据。埙是属于吹奏乐器的一种,探讨埙的形成与起源,关系到整个吹奏乐器的起源问题。在对我国少数民族社会的调查研究资料中,我们了解到,鄂温克人在每年八、九月间的季节里,为了诱惑公鹿,用木制的哨模仿母鹿的鸣叫。当公鹿听到这种模仿的叫声后,便会以为在附近有母鹿,因而循声走来,于是人们便可以伺机捕杀。这种木哨原本是在劳动实践中发明出来的一种狩猎工具,后来才逐渐演变成一种吹奏乐器。考古学家与音乐学者们推测,原始社会的吹奏乐器,很可能就是从模仿鸟兽的鸣叫而发展起来的。埙也不例外。

因此,按科学的观点,埙应当是原始先民们在长期生产劳动实践中逐步创造出来的乐器。早期雏形是狩猎用的石头(古有记载谓之“石流星”),由于石头上有自然形成的空腔或洞,当先民们用这样的石头掷向猎物时,空气流穿过石上的空腔,形成了哨音,这种哨音启发了古代先民制作乐器的灵感,早期的埙大概就是这样产生的。

劳动扩展了原始先人的武器,创建了原始社会的文明。



二、埙的发展历程

埙的发展基本上以音孔的增加为主线。目前所知出土年代最古老的一枚是浙江河姆渡遗址陶埙(见图1),只有吹孔,没有音孔,距今大约7000年 。

1957年,在西安半坡的母系氏族公社遗址出土的两枚陶哨(埙),一个只有吹孔,另一个有一个吹孔和一个音孔(见图2)。当时的发掘报告是这样描述的:

音乐舞蹈是当时人们精神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但这一方面保存下来的物质遗存最少。我们只发现了两个陶制的口哨(或称作陶埙),保存完整,形状大小亦相同,全用细泥捏作而成,表面光滑但不平整。形如橄榄,两端尖而长,中径略作圆形,全长5.8厘米,中径2.8厘米,孔径0.5厘米。P4737只一端有孔,吹起来吱吱有声。

根据碳素测定,该遗址距今大约6700年。



山西万荣县荆村出土的新石器时代的埙已有两个音孔(见图3),甘肃玉门火烧沟文化遗址出土的奴隶社会早期的埙出现了三音孔(见图4),河南二里岗早商遗址陶埙也出现了三音孔(见图5)。到了殷代(晚商),大约公元前1000多年,埙已发展为五音孔,能奏出完整的七声音阶。在河南安阳殷墟遗址中,发掘出五音孔的商代骨埙(见图6)。这种埙以兽骨雕刻而成,前后两面刻饕餮(taotie,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凶猛的怪兽)图纹。顶端有一吹孔,正面设三个音孔,后面设两个音孔。六音孔埙在汉代已经十分流行,一直沿用至晚清,图7即为清代宫廷云龙埙。

通过对出土文物的考证,我们了解到:埙从一个音孔发展到六个音孔,经历了长达3000多年的漫长岁月,单从数字上看,有时增加一个音孔就需要千年的等待,可见埙的发展是历尽艰辛啊!仔细品味它肃穆庄严的音乐,从中或可以听出它对宇宙对人生的一种永恒的诠释。

另外,从外观看,埙的形制由圆形、椭圆形逐渐发展为平底卵形,便于放置;其腔体开始有两种:扁腹形和圆腹形,因为圆腹的气容量大,发音厚实饱满,而最终圆腹的形制得以沿袭下来。从制作材料和工艺看,埙从原始的石制、骨制、陶土烧制,发展到现代的木制以及标准化的专业制作工艺。陶土烧制工艺至今仍在沿用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属于传统工艺;标准化的专业制埙工艺是以树脂、砂、粘土等综合材料调以一定比例制作而成,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成熟的工艺技术,由张荣华先生开创,符合传统美学和现代律学特征,兼有较强的抗震性,不易损坏。有了标准化和规范化的生产,就可以成套制作,形成系列。这是一项填补空白的事业,在埙的发展史上是一个飞跃(见图8、图9)。



三、不同时代背景下埙的兴与衰

在一个有着悠久历史文化背景的国度里,不同的乐器产生并发展于不同的时代,相应地满足不同时代人的审美需要,因此必然会打上那个时代的烙印,表现出那个时代的精神气质。

埙的第一个发展阶段在商周时期。那个时代人们生活在超自然的神的世界,人们对自然与神充满了敬畏,祭祀、巫术等活动十分繁复,等级制度森严。那个时候埙的形制已经有三音孔或五音孔,可以吹出简单的旋律。那从容、迟缓、神秘、凄厉、肃穆、庄严的音色与编钟的矜持傲慢、雍容华贵的贵族气度相结合,恰好满足了先秦人们对神的敬畏与崇尚,以及他们乞求神灵护佑的强烈愿望。

埙的第二个发展时期是汉代。秦朝结束了春秋战国以来由于诸侯争霸、相互兼并引起长达五百多年的战乱纷争,建立了统一的王朝;汉代建立后,由于实行开明的休养生息政策,注意恢复和发展生产,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国力复苏,政通人和,百废俱兴。笙管笛箫埙等吹管乐器,由于其极富旋律性与歌唱性而成为这一时期的音乐主体。埙在汉代的形制已经发展为六音孔,其“迩而不逼,远而不背”①的音色,刚柔适度,清浊分明,很好地表现了两汉时期人们征服自然之后的自然和谐、朴实单纯、其乐融融的生活情趣。

魏晋南北朝时期既是社会大动荡、又是民族大融合时期。此间形成了一种强烈的享乐主义和唯美主义风尚,我们从当时的诗词歌赋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隋唐以后经过贞观之治、开元盛世,社会经济迅速发展,人们的思想极为自由,胸襟也更加开阔,各民族的大融合促进了当时的政治以及文化的空前繁荣。金碧辉煌的壁画,异彩纷呈的诗歌……令人叹为观止。在这样一种时代背景下,追求色彩的斑斓与繁富成为当时一切艺术的共同特征。埙的简单与朴素逐渐隐没在以琵琶为主的弹拨乐器的华丽色彩中,只在宫廷雅乐,还可以听到埙那来自遥远的呼唤。难怪唐人郑希稷发出了“嗟乎!濮上更奏,桑间迭起;大希之声,见遗里耳”②的叹息。

到了宋朝以后,由于工商业的发展和都市的繁荣,伴随着市民阶层的形成与壮大,社会的思想观念和审美情趣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平民音乐艺术开始活跃在“瓦市”、“勾栏”,茶馆和戏楼,各种说唱艺术、地方戏曲、杂剧开始崛起,它们清新活泼,没有固定的套式,无论从内容和形式上都与普通市民百姓的生活紧密相连,而埙的古雅似乎离人们的审美要求越来越遥远,埙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淡出了人们的记忆,埙乐也逐渐成为绝响。埙在宋元明清时代沉寂了。民国时期,战乱更迭,埙被人们彻底地遗忘了。

四、埙的再度兴起

自埙出土之后,从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二十多年间,吕骥、黄翔鹏、曹正、陈重等老一辈音乐家无论从理论上或是制作实践上都付出了巨大的艰辛,通过对历代出土埙的测音工作进行中国古代音阶的考证,通过对古埙的复制工作摸索制埙的工艺……他们无疑对于埙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1979年,陈重先生研制出了第一枚可以进行演奏的埙,并将音孔增至八个。八十年代,埙乐首次登上国际舞台,赢得了“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的赞叹。然而埙仍是鲜为人知,没有太多的国人了解并关注。这是什么原因呢?首先,没有规范的乐器。从制埙的技术与工艺上看,那个时候大多数制埙者始终没能突破对出土文物的简单复制,虽然把埙的音孔增加到了八个甚至九个,但因技术上存在问题而使增加的音孔难以吹响而形同虚设。 偶尔出现佳品也是少之有少,埙始终不能成为标准化和规范化的乐器,埙的演奏家也是少之又少。因此,人们几乎没有更多机会聆听到埙那美妙的音乐。中国埙乐虽然在国际舞台上有过令人称奇的表现,也仅仅是昙花一现,没有下文了。

幸运的是,历史依然眷顾这一有着高贵而疏远气质的古老乐器。九十年代初,制埙大师张荣华先生在继承了前人的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经数年潜心研究,创造性地开发了古埙制作新工艺,攻克了传统工艺的各个难关,使得埙在音准、音色、音量以及灵敏度上有了极大的改善,同时扩展了埙的音域,实现了历史上第一次埙的标准化与规范化的生产制作,并首次使埙成套、系列化,张荣华也由此而被媒体誉为“中国制埙第一人”。有了得心应手的乐器,演奏家的创作热情不断高涨。在各种演出中,埙越来越多地进入人们的视听。也是在这一年,贾平凹的小说《废都》问世,一时洛阳纸贵,小说中多次提及的“埙”借助文学的翅膀飞进了世界各个角落,直入人心。与此同时,被誉为“华夏吹埙第一人”的演奏家刘宽忍完成了他的首盘埙乐专辑盒带,他的创作曲目《风竹》等在今天仍然深受人们的喜爱,赵良山、曹建国(曹节)、张维良、杜聪等人相继录制了各种形式的埙的音乐,演奏家们不断地进行着埙乐方面的探索和尝试。此后,越来越多的人渐渐地从影视音乐中熟悉了埙和埙的音乐。互联网的崛起,全国首家埙的专业网站,为进一步推动埙的音乐文化的传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如果说文学作品宣传了一个“埙”的概念,演奏家的埙乐专辑传播了埙的灵魂之音,那么“埙之韵”网站则借助于现代传播途径,满足了广大爱好者要获取进一步认知的需求,而由张荣华先生开创的新工艺制埙法制作出的埙音律准确,容易演奏,不仅使普通人学埙不再困难,其按律制作出各种调子的专业能力,更为专业演奏人员的舞台表演提供了可靠的物质保证,成为国家一流演奏家使用的专选乐器,也吸引了更多的音乐家和作曲家的注意。所有这些为埙的发展提供了客观上的必要条件。

这是一个瞬息万变、信息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埙能在这个时代得以再度发展应该有其更深层次的原因。一种特定的音色和风格的乐器,只会在它特定的历史时期和文化氛围中产生或得到充分发展和应用。我们生长的这个时代,虽然物质生活已经有了极大丰富,但由于受着全球化经济的冲击与西方文明的扫荡,也是竞争无处不在、挑战随时发生的时期,社会各种不安定因素增多,人们自心的满足感与幸福感反而远不及古人。而中国文化的本质是农耕文化,追求的是“天人合一”、“物我一体”,求“顺”求“和”,不与自然相对立,不具有征伐性和侵略性。因此当代国人的“竞争”心态当属是舶来品,在人们的内心深处依然强烈地渴望重归和平与安逸。埙的声音纯净有如天籁,“埙之自然,以雅不僭,居中不偏” ③ ,和而不争,朴实无华,给人以心灵的释放和情感的寄托,这大概是埙在当今社会得以复兴与发展的人文因素吧。当然,埙自身的发展,比如音域的扩展使得演奏旋律更加丰富等,也更好地满足了人们现代审美的需要。

200610月,埙的全国性的学术团体中国埙文化学会在京成立,在庆贺演出中全国的埙演奏专家齐聚一堂同台演出,共同演绎了埙7000年的历史绝唱,而由张荣华培训的少年埙乐合奏团的演出(图1011),让人们看到了埙这一古老的中华文化的传承的希望与新的生命力。2011年,刘宽忍在国家大剧院奏响了埙乐专场的盛宴,并在西安音乐学院设立埙的硕士研究生专业。2016年,第一个埙的专业乐团“龙之吟”在中央音乐学院成立,戴亚任艺术总监(图1213)。

……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埙这一古老的乐器在新时代的发扬已经具足了物质基础和人文基础,那么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是要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形成公众化,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之后,才有可能更加专业化,继而开发埙在专业领域及其他领域的文化价值。埙唯有随着时代发展了,才能将其所蕴含的“和”的精神气质传扬下去,成为光耀中华文化的一颗璀璨的明珠。

①②③:出自《全唐文》中《埙赋》,作者,郑希稷。

附图: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