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埙赋》正确版本首次发表

更新时间:2017-11-10 16:16:17点击次数:198次字号:T|T


《埙赋》是目前所能查到的古代最完整的一篇专门为埙所写的文章,体例清晰,文字优美,内涵深刻。但是自从2000年我第一次将埙赋文稿上传于网上之后,所有网站对于《埙赋》的转载都沿用了我的上传版本,包括广大学习者使用的刘宽忍先生编著的《埙演奏法》。不幸的是这篇文字在打印过程中有几处错误,虽然在2005年更正一次,仍然未能全部检出,于是这篇文稿一直不能以正确的方式传播。幸喜2017年人民音乐出版社在收录刘宽忍先生的演奏曲目时,经与全唐文《埙赋》原稿比对,发现错误并予以更正,才使得本文得以再次更正。我对于错误的文本流传感到非常抱歉,并希望后来者在转载时,当以此文为据。

20171026

—— 张颖铮

[]鄭希稷

至哉!塤之自然,以雅不僭,居中不偏。故質厚之德,聖人貴焉。於是挫煩淫,戒浮薄。徵甄人之事,業暴公
之作。在鈞成性,其由橐籥。隨時自得于規矩,任素靡勞於丹雘。乃知瓦合,成亦天縱。既敷有以通無,遂因無以有
用。廣纔連寸,長匪盈把。虛中而厚外,圓上而銳下。 器是自周, 聲無旁假。 為形也則小,取類也則大。感和平之
氣,積滿於中。見理化之音,激揚於外。邇而不逼,遠而不背。觀其正五聲,調六律,剛柔必中,清濁靡失。將金石
以同功, 豈笙竽而取匹? 及夫和樂既翕,燕婉相親。 命矇瞍鳩樂人,應仲氏之篪,自諧琴瑟;親伊耆之鼓,無相奪
倫。嗟乎!濮上更奏,桑間迭起,大希之聲,見遺裏耳。則知行于時、入于俗,曾不如折楊之曲。物不貴,人不知,
豈大雅守道之無為?夫其高則不偶,絕則不和。是以桓子怠朝;而文侯恐臥,豈虛然也!為政者建宗,立樂者存旨,化
人成俗,何莫由此。知音必有孚以盈之,是以不徒忘味而已。


(编辑:admin)